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要闻
他们和他们的《重庆宝贝》

发布时间: 2019-08-21 11:31 来源: 字体: [增大] [减小]

新闻摘要: 昨日,《华西都市报》的老领导说,我们的老同事出书了,还上了《重庆日报》,很欣喜!这部系列讲诉重庆非遗传承的著作,在重庆还是头一遭,弘扬非遗文化本是文化部门的事,三位职业媒体人自掏腰包,著书立说不得不令人钦佩。

       昨日,《华西都市报》的老领导说,我们的老同事出书了,还上了《重庆日报》,很欣喜!这部系列讲诉重庆非遗传承的著作,在重庆还是头一遭,弘扬非遗文化本是文化部门的事,三位职业媒体人自掏腰包,著书立说不得不令人钦佩。书写的如何暂且不论,我们先来看看作者怎么说。

(图说:部分重庆非遗传承人)

      以下是作者写的《序》,讲诉了为何写这部著作。

      这是一本小人物的传记。按《史记》的说法,它应该叫作《重庆史·非遗传承人列传》。 

上大学的时候,我就想写一部重庆史。身为一个在重庆母城里长大的土著,这就叫梦想,要是办不成,一辈子不开心。至于写法嘛,就用司马迁的办法写。历史,文化,不都是人创造的么,把人的故事讲好了,还有什么历史和文化讲不好呢? 

一晃二十多年,故事也不知从何讲起。总之我一个人很难搞定的,需要有人一起来玩。 

2017 年秋天的一个午后,我和华勇瘫在加州花园坝坝茶的躺椅里精心豢养着秋膘。自从离开报纸这行,我们成了职业梦想家,天天就着两碗茶,分享余生未了的心愿。

 华勇翻个身,悠悠地说了句:“其实我想写本书,讲重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……” 

非物质文化遗产,简称非遗,是人类创造并传承的各种文化表现形式、生产生活技能技艺等。它是一个入口,走进去,就能摸到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地区的历史文化精髓。 

等了二十年,来接头的人原来是你。你好,华子良同志,说出你的故事。 

好的。故事,不,想法是这样:从已发布的重庆市级以上非遗项目里选几十个出来,找到它们的传承人,面对面访谈,搞清楚每个项目的来龙去脉,用文字和图片写成一本很厚的书。

 这很接近我的梦想啊。

 随后的几天里,想法变成了可行性方案:就写传承人的故事;非遗项目只是背景,人物表演的舞台。

 每一个重庆市级以上非遗项目,都有一个或多个官方评定的传承人。他们住在 38 个区县的各个角落,机缘巧合,成了某一颗巴渝传统文化星火在历史长廊中的护持者、传递人。

 这些星火千姿百态。有传统美食制作技艺,有传统手工艺制作技艺,有传统民俗,还有传统曲艺。它们合在一起,就是一部了不起的重庆文化史,写明了我们的来处与去处。

 它们是巴渝大地艰辛孕育出的宝贝,穿越千百年时光,到今天仍活灵活现、异彩纷呈。这要归功于那些宠辱不惊、心无旁骛的传承人。他们一代接一代的坚守与创新,已经超越了项目本身的技术价值,成为更值得传承的财富。

 重庆真正的宝贝,不就是他们吗?重庆赖以前行的动力,不就是这样的人文精神吗?讲好重庆故事、中国故事,不就是讲好他们的故事吗?

 写一本我梦想中的重庆史,不正好该从这群小人物的传记开始吗?

 跑遍重庆。一个一个找到他们。倾听他们的故事,记录他们的身影,感知他们的信仰,传递他们的价值。采访几十个人、写一本书哪里够,要采就采二百个,要写就写至少四本,美食一本,手工器物一本,民俗一本,曲艺一本,怎么样?

 从前好像没人这样干过。那就让历史的重任,落到两个小人物肩上吧。

 时间精力没问题,钱有问题。既然干的是件自嗨的事,当然得自费。从采访到出书,样样要花钱,哥几个凑四本的钱没戏,凑出第一本,也就是现在这本《寻食》,那还是可以的。

 书卖不出去怎么办?我没问题,饿不死。你呢,华老?

 无妨,你都还活着,我怎么好意思先挂呢?

 那就让我们愉快地动起来吧……等等,你会拍照不?这本书必须拍到每一个受访的传承人,少一个都不行的。

 我会用手机整,美颜的,行不?

…… 

残阳如血。我们的梦想出师未捷,便要夭折。

 找到一个活儿好的摄影师,不难,难的是说服他——不但干活不要钱,还得掏钱出来才能干活;干完活后能不能挣回来,只有天晓得。没有哪个智商正常的人会答应的。

 茶摊枯坐数日,无解。某一天我俩又在打坐,微信群里有人呼叫了:“天气不错,喝茶喝茶!”这人叫晋毅,重庆摄影界有名的胖子,跟我们一样,靠梦想吊命的家伙。

 我和华勇相视而笑,竟然笑出了粉红色的牙龈,有点不厚道。天堂有路你不走,得来全不费工夫,胖贼,你就是那个会答应我们的人。

 《重庆宝贝》计划,这就启动了。

 当你看到这本集纳了 41 个美食类非遗传承人故事的《寻食》时,时间过去了差不多两年。我们三个在重庆 30 多个区县的土地上,已经跑完了两万多公里路,刚刚回到加州花园坝坝茶,瘫在那儿稍事喘息。

 真希望你能喜欢这本书。如果你还想看第二本、第三本,我们这就站起来,接着跑下去。

 只要让我们跑,这辈子的梦想,全都会实现。

 ——罗磊2019年3月于石子山

 

      以下是作者写的《后记》,告诉您他们走访了多少人。 

      能够从开头一直读到这里的人,都是懂我们的人。感谢你们。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。 

感谢所有可爱又可敬的非遗传承人们。有的非遗项目其实并不止一位传承人,很遗憾,篇幅有限,我们只能采访其中一位。所以除了感谢,还有抱歉。

 不管怎样,没有你们,就不会有这本书。这是老天和你们对三个笨人的赏赐。

 当初做这件事,只是因为有意思。找人、拍人有意思,听故事、写故事也有意思,仅此而已。后来和朋友吹牛,聊到了想去找的那些人,100 个人里 90 几个都正色说:真有意思,应该好好做。

 那就当个正事办吧。我们花了近两年时间,系统地收集、筛选资料,然后实地采访。重庆 38 个区县,这次跑到了 30 个,真正一公里一公里去跑,一个人一个人去找。这种笨得要死的田野调查,如今做的人应该不多了吧?

 我们不是什么专家学者权威大牛。我们只是想,这件事要做到尽量完美,只能靠时间精力甚至金钱的笨工夫,慢慢去磨。

 你看做豆花的张正元,做空心面的肖浪,做血豆腐的曾树民,做烧酒的王河川……这些传承人,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。这让人想起马克 . 吐温说的那句话:人生最重要的时间有两天,一天是出生,一天是明白自己为什么出生。

 笨是笨了点,不过没关系。朝着想去的地方一直走,那就没错。

 ——华勇 2019 年 3月于大龙山

发表评论3 喜欢
看不清?点击图片更换
网友评论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温馨提醒|网站声明
微信公众号:bashuol 客服在线:13008332538 邮箱:3159000539@qq.com 交流群432120045 四川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不良信息举报
Copyright © 2006-2020 Bashuol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 渝ICP备15006915号